那个三番五次和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作对的劳工领袖离开了监事会。

2021年4月23日,大众汽车集团员工代表发布声明,Bernd Osterloh将辞去其在大众汽车集团工会领袖一职,并离开监事会。转而担任大众汽车集团重型卡车部门Traton的人事主管,任职时间从5月1日起。

接任者是工会副主席Daniela Cavallo,他将同时接管Bernd Osterloh在监事会的职务,但其任命需要在7月股东大会上获得批准。

迪斯在一份声明中写道:“Bernd Osterloh建设性地质疑管理层,一次又一次帮助公司找到最符合公司利益的解决方案。”

Traton首席执行官Matthias Gründler表示:“Bernd Osterloh在大众汽车集团的丰富经验,将对我们的品牌和合作伙伴之间的合作产生积极影响。”

上述职务发生变动时,正值大众汽车集团努力超越特斯拉,致力成为电动汽车领域的全球领导者之际。投资者对大众汽车集团向电动汽车努力非常认可,截至目前,大众汽车集团股价上涨一半以上,市值达到1320亿欧元(折合1590亿美元)。

自2005年至今,Bernd Osterloh一直是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成员。在德国公司治理制度下,劳工代表数量占监事会一半。Bernd Osterloh的退出,某种程度上将减缓大众汽车集团内部对更大规模重组的阻力。

金融顾问机构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阿恩特·艾琳霍斯特(Arndt Ellinghorst)在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迪斯最针锋相对的对手被排挤出局,客观地说,这为大众汽车集团今后更理性的运营铺平了道路。

接受业务管理员培训后,Bernd Osterloh于1977年加入大众汽车集团。2005年,他成为工会主席,在集团中拥有重大影响力。Bernd Osterloh经常与包括迪斯在内的高管发生冲突。在与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就裁员问题发生争执时,他毫不退让。

值得注意的是,原本在大众汽车集团,工会领导被任命为管理职位并不罕见,但因为Bernd Osterloh之前曾暗示会寻求继续担任劳工委员会主席,因此,这是一个令人意外的新任命。

4月23日上午,Bernd Osterloh离职的消息宣布后,大众汽车集团沃尔夫斯堡总部久久不能平息。

这位留着胡子的64岁老人既不是该公司的董事长,也不是首席执行官,但作为大众汽车集团令人生畏(代表大众汽车集团30万德国工人中的大多数)的工会主席,他积聚了足够的权力,甚至能与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不相上下。

由于德国的共同决策模式,德国的员工代表在各大公司治理中发挥着核心作用。大众汽车集团作为欧洲最大雇主之一,其员工代表通过与大股东下萨克森州的松散联盟,也能左右大众汽车集团的决策。

过去一年里,Bernd Osterloh曾两次与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迪斯发生冲突,原因是迪斯计划斥资350亿欧元,将大众汽车集团转型为领先的电动汽车生产商,并且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大幅削减成本。

去年6月,在Bernd Osterloh施加的压力下,迪斯被迫道歉。迪斯曾暗示,监事会成员(由股东和工人代表组成,包括Bernd Osterloh)向媒体泄露了大众汽车集团技术缺陷的细节,损害了大众汽车集团的利益。

冲突过程中,Bernd Osterloh成功地将迪斯拉下马。当地土著、大众汽车集团终身雇员Ralf Brandstätter取而代之,担任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外界一直认为,Ralf Brandstätter对工会更为友好。

能彻底摆脱Bernd Osterloh,迪斯一定会非常欣慰——他们两人都太强势。

去年12月,两人就大众汽车集团管理委员会任命再次发生争执后,Bernd Osterloh阻止了迪斯的合同延期。迪斯的合同将于2023年到期。

经历种种纷争后,4月23日的这纸声明,令大众汽车集团员工相当震惊。劳工委员会在一份简短声明中表示,任职16年的工会主席不仅将离职,还将进入一个管理岗位,担任卡车子公司Traton人力资源主管。

Bernd Osterloh表示,他已经将广大员工交给了“最优秀的人”。Bernd Osterloh在大众汽车集团任职44年。2005年,大众汽车集团发生一起腐败丑闻,当时的工会领袖职位不保,Bernd Osterloh临危受命。

之后几年,他扛住保时捷的收购企图,保住德国工厂的电动汽车生产,大众品牌还成功避免竞争对手遭遇的大规模裁员。

在一封发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金融时报》看到了这封邮件——Bernd Osterloh表示,员工们恳求他留下来,称他为“共同决策先生”。

Bernd Osterloh的离职让大众汽车集团高层松了一口气。一位了解大众监事会想法的人士表示,迪斯将很高兴摆脱他(Bernd Osterloh),他们都是强势的人。该知情人士强调了导致局势紧张的个性因素。

不过,Bernd Osterloh的离职并不代表沃尔夫斯堡工会的削弱,工会仍对公司运营至关重要。埃林霍斯特表示,此举标志着权力平衡改善,有利于大众汽车集团管理层。

一位了解Bernd Osterloh与管理层打交道的人士认为,Bernd Osterloh选定的继任者,其副手Daniela Cavallo有着不同风格。Daniela Cavallo比Bernd Osterloh小18岁,是第一位担任劳工委员会主席的女性。作为一名经济师,Daniela Cavallo是第一位通过白领职位,而不是基层蓝领开始工作的工会领袖。

Daniela Cavallo的任命,标志着大众汽车集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沃尔夫斯堡厂区共有6.5万名员工,其中,只有2.5万名来自生产一线,而技术和营销员工占据剩余的大部分。

Daniela Cavallo不是一个容易被打败的人。她曾经是沃尔夫斯堡内部餐饮和安保人员的代表,沃尔夫斯堡管理层多次试图用更便宜的外部承包商取代内部人员,但一直遭到Daniela Cavallo的拒绝。迪斯向记者抱怨,在工厂开会时,一升咖啡要花公司大约60欧元。

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她(Daniela Cavallo)将不得不证明自己和前任一样强大。”

Bernd Osterloh此次职位的变动,似乎带有更大的讽刺意味。这位“沃尔夫斯堡之狼”即将在Traton旗下Man公司,负责实施大众汽车集团内部一些最大规模的裁员。

去年,Man公司管理层撕毁与工会的协议,终止就业保障,试图裁员9500人。Bernd Osterloh领导的工会当时称——这是“对大众汽车集团整个集团的攻击”,并警告其后果。

在4月23日的一份简短声明中,迪斯对Bernd Osterloh的决定表示欢迎,称他将为Traton做出重要贡献。在那里,在他的新角色中,这位德国最有权势的劳工代表可能会被迫回忆他离职信中表达的一种情绪。

“我的权力就是员工的权力。”他写道,“是广大员工赋予了我的权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mzdm.net/,沃尔夫斯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